研討會成果(1)

跨領域對話-1 【創新人才的培育】
跨領域對話-2 【創新的科學與人文基礎】
跨領域對話-3 【服務創新】
跨領域對話-4 【創新發展的資源】

 


跨領域對話-1 【創新人才的培育】

【王孟琦報導】「你認為2030年會是什麼樣子?」政治大學教育系助理教授林顯達表示,未來的工作現在將不存在,雖然人們無法預知未來,「但可以創造我們想看到的未來」。林顯達說,找出對的問題很重要,多問「what if…?」的問題,同時借鏡過去並找到未來可能的趨勢,找到解決方式,且試著與政府、社區溝通連結,實現想像中的未來藍圖。
  澳大利亞迪肯大學Deakin University教授Debra Bateman說,和台灣一樣,澳洲一份課程教所有的孩子,外加考不完的考試,「那是件很可怕的事情,因為那會扼殺孩子們對於未來的想像。」她說,學校教的課程無法和現實社會接軌,她希望能打破這種教育系統,並表示國家若希望下一代有良好競爭力,必須重視未來學,並讓孩子學會獨立思考,以面對全球化的多變。「即便那是件不容易也很困難的事,但我們得盡力幫助孩子有更多元的未來發展機會。」
  但密西根州立大學Michigan State University助理教授Jeremy Gray認為,是因為我們生存在一個認為創意是重要的時代,因此創意更顯重要。他也提到,美國和台灣一樣有標準化考試,而這些考試使讓學生難以學會整合思考,「沉思或許有幫助,能幫助學生將想法聚集在一起。」
  Jeremy Gray也同意無論在任何領域,找到對的問題很重要,除此之外也需要發覺延伸問題及解決能力,並像母雞孵化小雞一樣,「也許看不到蛋有動靜,但小雞確實在蛋裡孵化。也就是說,許多腦中的想法會無意識的變成創意。」
  但
Jeremy Gray教授好奇,如何在教室裡也能創新思考?Debra Bateman提到,若想要教學生有關台灣,她會先理解學生對於台灣的想像,並了解學生想知道什麼。接著依照不同學生的需求進行調整,「也許還是會以澳洲人的方式思考,而且還是坐在教室,但是唯有以不同方式、深入的了解相關議題,我們的思考模式才能更加靈活。」









 

跨領域對話-2 【創新的科學與人文基礎】

如何用科學的方法檢視發想創意的過程
【王孟琦報導】「創意像一潭沼澤,裡面已有成形物質,但仍有稠狀物體。」接續第二場跨領域對話的密西根州立大學教授Michigan State UniversityJeremy Gray說,以科學方式驗證創意不容易,尤其在神經科學領域,即便現有不少相關文章,但驗證方式的準確性有待討論。
雖然不易以科學方證明創意,
Jeremy Gray表示仍有相關重要發現,如曾在一個實驗中要求受試者嘗試記憶,會發現反而是在他們休息或冥想時,機器檢測出的腦波反應較活躍,「實驗證實冥想能幫助創意思考。」
  除了以科學的方式呈現創意,創意的呈現也需要擁有人文思維的基礎。澳大利亞迪肯大學Deakin University助理教授Debra Bateman強調,創意不是一個遊戲,「如果我們要讓更有意義,我們必須承認它的複雜性。」
  Debra Bateman舉一研究報告為例,一所學校正中央有一類似時光機的裝置,學生可以在『現在』看到『過去』重要物品,但無法將這些物品帶到未來,他認為這是暗喻現今的教育,「我們必須了解什麼對自己是重要的,這樣才有動力和花時間做對『自己對的事情』。」Debra Bateman強調,花時間釐清自己與環境的需求,並藉由分析找資料了解自我定位,「這概念必須是我們思考的核心。」
  最後政大傳播學院院長鍾蔚文以「少年Pi的奇幻漂流」的故事作為主軸,他提到,創意是為了述說更好的故事,「好的故事因為特別並挑戰我們的價值觀」,此外,他認為創意是幫助我們尋找生命的意義,鍾蔚文認為在故事裡Pi從未失去自己的信仰,在過程中他遭到苦難,因信仰得到救贖,「在這過程裡他以創意的方式獲得他可理解的意義。」,並強調創意的過程比結果更為重要。

445_76cd6a79.jpg





跨領域對話-3 【服務創新】

【王孟琦報導】「創新服務重要在於,它是現代經濟成長的關鍵因素。但光靠單一的創新服務不夠,我們需要一個有系統的服務。」五位分別來自芬蘭、香港及台灣的教授與專業人士齊聚國立政治大學,以各國案例討論創新服務的可能性。
  芬蘭阿爾托大學(Aalto University)社會創新客座教授Pirjo Ståhle提到,創新的重要性在於,世界不斷地在改變,因此「不只每個人,整個社群都需要改變。」但決策者與人民必須有「互相溝通的管道」,社會才有改變的機會。
  「尋找創意的服務,首先要有創意的管理。」政大公共管理系講座教授Evan Michael Berman以韓國為例並表示,現今的首爾是世界第八大城市,當年因為前首爾市市長吳世勳希望首爾與「東京、巴黎、紐約」等大城市齊名,於是他開啟先例「獎勵」創意,任內吳世勳創造一天156件創意想法,並將創意付諸實現。不只將高速公路地下化,搭乘交通工具時,凡使用類似台灣的悠遊卡,繳費同時也可以捐錢,「即便他離開市長的位置,但因為他的努力,創意已經成為首爾生活的一部分。」
  創新的服務不只來創意的管理,「這社會需要的是什麼?」政大企業管理系教授于卓民以日本巢鴨為例並表示,近年來社會老年化漸趨明顯,「但一直沒有出現給老人方便購物的空間,至少在台灣沒有。」於是于卓民來到老人福利不錯的日本巢鴨的商店街,過去這條街以青少年流行服飾、書籍、傳統美食為主。但他發現,現在這條街不只賣年長婦女的商品,路上還備有座椅、免費茶水與休息區。他認為,未來台灣也能提供年長者友善空間,給予他們享受購物樂趣。「但是創新不是自己一個人想像,而是集體發想後的產品。」素有「文化之父」之稱的香港導演榮念曾提到,他喜歡團體思考,但成為建築師後面對不少「自大、天真」的顧客,「因為擁有資金,他們認為可以要求你做任何事情。」

   

 


 

跨領域對話-4 【創新發展的資源】

  2日政治大學舉辦「創新研究國際學術研討會」的最後一場跨領域對話,由政大科技管理所教授溫肇東主持,談論主題「創新發展的資源」。他表示資源雖然經常被認為是金錢,但並不表示其他資源不值得注重。
  該對話由美國密西根州立大學(
Michigan State UniversityMSU)心理系副教授傑瑞米.格雷(Jeremy R. Gray),芬蘭阿爾托大學(Aalto University)商學院客座教授皮莉洛.史達雷(Pirjo  Stahle)以及香港演藝團體進念二十面體聯合藝術總監榮念曾分別闡述對於創意資源的想法。
  格雷提出由心理學來觀察,創新是一種矛盾的活動,因為必須投入持續的毅力才能創造出有用跟新穎的東西,但卻適度的放棄控制有時才能讓它成為獨特。他認為資源分成外部資源以及內在資源,進而解釋為什麼有人會做出比其他人更有創新反應。而他認為鼓勵人們利用自己的內在資源將會是改善人創新這種行為的養成。
  史達雷則提出透過創新創意為整個社區帶來進步。她比較世界上國家智慧資本(National Intellectual CapitalNIC)淺力最高的前幾名國家,北歐國家佔據了前四名,而新加坡則是第八名,比起其他亞洲國家的表現來得優秀。史達雷表示無形的智慧資本是帶動經濟的動力,而台灣所有的創新環境比起更多國家來得優秀許多,而台灣擁有革新資本(Renewal CapitalRC),也就是知識生產、探索與創新能力在世界上的高達第二名,而這些都可以轉換成智慧資本,發展為台灣的經濟基礎
  榮念曾長年在兩岸三地從事藝術工作,他在播放現場進念二十面體的作品《舞台姊妹》,一名女藝術家的人生故事來解釋他對於創新資源的看法。他認為文化遺產是創新資源之一,其中如何了解資源的歷史、建立甚麼樣的關係和如何運用才是最重要的課題。
  在之後的跨領域對話中,史達雷提出到底該如何支持並強化人的創新能力的問題。格雷認為過多的限制會壓抑創意的答案,而最後只能得到一種制式的答案。一個成功的教育體制必須不只培育守規矩的學生,而更要讓學生有更多的空間發揮自己的專長。
  當提到來自企業或是政府的資金是否會抹殺創意的發展問題,榮念曾談到這與地理環境有很大的關係。他認為在香港創新發展與中國大陸就有截然的不同,如何說服對方能否承擔風險會是一個重要的議題。史達雷認為若是沒有風險則根本不會有創新。她以過去的經驗做例子,如何成功讓一家企業願意投入資金到一個不確定的事物,關鍵就在於雙方是否有透過溝通達到相同的了解。